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资料大全 > 白起 >

第二百七十一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一身中山装的人是什么来路。不过就凭他出场的话,和那全身杀气腾腾的样子,就知道,祸事来了。 “这…….不可能。”伊尹有些惊讶地望着周成手中的那把刀,似乎认得,但又不愿意相信:“这种东西,不应该会在这里的。” 周成倒提着化血神刀,作势一挥,一股滔天杀气便直冲云霄。他现在不过返虚期实力,但是这化血神刀乃是后天第一魔器,不像其他法宝一般,走的是偏门,刚好周成以前留下的元神烙印能让周成使出来一半的化血神刀威力。 “后天第一魔器!!!化血神刀!”伊尹这次肯定了,也再也冷静不下来,惊声失措地喊出声来。他是实打实地从地仙界而来,好歹也是蜀山剑派的开派祖师,见识自然不凡。凭着这化血神刀那股子滔天杀气,他实在想象不出来,世上还有第二把刀能做到这个样子。 “伊尹啊,你还认得这东西,算是不错了!”周成用手指轻弹着刀背,发出一阵阵惑人心神的清音。 “你,你是谁!怎么有这封神第一杀器。化血神刀不应该在这地球出现啊,不,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它应该是当年被余化那厮送给了青丘山门下。作为寄人篱下的交换!”伊尹仿佛见到了死神一般,反复想告诉自己那不是化血神刀。 因为。如果真地是的话,他们是没有任何机会跑掉地。享誉三界的战神杨戬,炼就了九转玄功,也难逃一刀,更别说自己现在这天仙实力的鬼帝之身。 “化血神刀,不会的。阿弥陀佛。佛祖保佑,佛祖保佑…….”罗汉转世的度厄大师自然也知道这东西,虽然他不认得,但是经伊尹一说,加上他自己知晓的一些封神事件,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东西是真地。 清溪道长可能是唯一一个不知道详情的人,他不算自大,但却认为至少在地球上,自己手中由青城派祖师传下来的上古神兵青城剑应该是第一兵器才是。这化血神刀。他确实听过,但从来不知道是这么一个东西。 “化血神刀很厉害?”清溪道长抱着一丝侥幸。问身边的度厄大师,“比起我这青城剑,威力孰优孰劣?” “唉!”度厄大师停下念叨佛祖,摇了摇头说道:“可谓是萤虫和日月争辉。” “啊?”清溪道长眉头紧锁,如果真有这么厉害,那自己这些人绝对难逃了。 洪荒时期的神话。甚至封神时期的神话,虽然靠着各种渠道,在后世传下了一些,但是早已被改的面目全非。比如传说中的二郎神,其实是被杀了,但即便是周成穿越后回来,民间传说,二郎神依旧好像是天下无敌一般。 “此宝当年封神一战,青龙关前,一刀砍死了炼就九转玄功杨戬!”度厄大师一脸苦色地说道。这次不是假装慈悲了,而是真地怕了。 “啊……”清溪道长不由倒退一步。知道今天怕是连侥幸也没有了。 邙山鬼王倒是在一旁看戏,反正他本身不是最想要龙脉,毕竟他是属阴性的修法,他想要的是九天阴煞之气。而且,又有这五方恶鬼大阵在手,他倒是乐地看热闹,也不去争,也不怕谁。当然,他也不知道那化血神刀的厉害。 燕赤霞见周成悬在半空,几次犹豫,却又不敢开口,一旁地宁采臣更是几经踌躇,但仍旧是无计可施。 “这位仙长,小女子有礼了。”聂小倩见自己老师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而自己意中人,又是不善言辞,甚至有些胆小怕事,不由暗自摇了摇头。 “何事?”周成一直在陪着学生们看现场直播,当然知道这人是自己小时候便听过的所谓史上三代最凄美人妖之恋,人鬼之恋之一。但他也没显得有什么意外,毕竟见识在那里摆着。 “仙长,小女子老师和相公此次来这鹰嘴岩,不是为了什么龙脉,他们只是想给我寻一些九天阴煞之气之气。希望仙长能上体天心,看在众生难得造化的份上,就……”聂小倩虽然只是一只普通的鬼,修为也很低,但她也知道,眼前这比自己老师修为还高的人,应该真的是仙长了。 “你们先退开一旁,我自有安排!”周成微微一示意,便转向伊尹等人,不想再耽误时间,要准备下手了。 “伊尹。你休得打什么歪门邪道地主意。你不认识我,我却知道你。我便明白地告诉你们,今天只要走进这个鹰嘴岩,想打龙脉主意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再从这里走出去!”周成知道,对于这些垂涎龙脉的人,他不能手软。天下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要不就捉到关起来,要不就杀了。 为了同胞,为了华夏国运,周成不会手软。当年面对那些圣人是这样,现在面对这些比蝼蚁不如,却贪婪无比的盗贼,他当然不会手软。 “你,你为何与我们为难?”清溪道长色厉内荏地喊道,总的来说,此人是一个比较没有争斗经验的人:“你只要和我们联手将这些蜀山小儿杀死,我们便四家平分龙脉。” 邙山鬼王一听,立刻来了精神,扯着沙哑的嗓子说道:“仙长,莫要听他胡言,我邙山鬼王不要那龙脉,得来无用。”他是鬼修,自然对那种邪恶的力量极为熟悉,他是这里除开伊尹和度厄大师外,最能感觉化血神刀威力的人。哪里还敢谈什么四家平分。 “哼。”度厄大师怒瞪了邙山鬼王一眼,怪他插口坏事。随即转化了一副好脸孔,对周成说道:“仙长,此地龙脉乃是两百年来新生,想来应该强大无比,邙山鬼王不要,你我三家平分。不是更妙?”在他看来,周成不过是一个来抢龙脉地主儿罢了。 伊尹一看,虽然这来人多半是敌人,还有化血神刀,但也不愿就此罢手:“仙长,莫要听他们胡说。我蜀山岂是他们能比的?我伊尹也是三教中人,身后有阐教,截教,人教三教相助,早晚必成大事。你若帮我对付了他们,龙脉两家平分。岂不美哉?你看……” 伊尹在那里口若悬河地说着,见周成没有动静,还以为他动心了,也就半是威胁,半是 说着。他赌地是周成虽然有大宝,却实力不高。但有见到,周成一张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孽畜,住口!!!”周成一声大骂,手中化血神刀一扬,杀气再次以他为中心汹涌起来。伊尹一时不防,直接被吓了一个哆嗦,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从一个人,一个鬼帝,变成了孽畜了。 “你们以为我是来抢龙脉的?你们有什么权利瓜分这龙脉?啊?告诉我啊!!!”周成声嘶力竭地怒吼道:“知道这道存在的意义吗?它关系着整个华夏的气运。它是两百多年才重新凝聚起来的。知道它被毁了,会有多少人受难吗?会有千千万万的华夏人受难?你们以为它是哪个私人地吗?” 周成一时间气势暴涨。压得这些和他实力差不多,也就返虚或者天仙初期的人有些气闷。 “说不定以前的龙脉就是被你们毁了,看看,看看我华夏百年都遭遇了什么?”周成更加愤怒,他恨这些人,这些蝼蚁,一跳出人的***,就立马将自己那些或许在很久前是族人的人当成蝼蚁。 周成恨他们忘本!!! “你们没有权利。百年之前,我没有能力去管,但是今天,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人再打它的主意,天王老子也不行!”周成一声吼,却是伸直了刀。 “仙长,你真地要惹上我蜀山?须知……”伊尹还想抱着三教大腿,威胁一下这个不知名的高手。 “蜀山,蜀山就是个屁!老子当年连你蜀山老祖宗都敢砍,今天还怕你蜀山?哈哈哈,哈哈哈……”周成微微举起了化血神刀,他决心已定,没人能改了。“如果我是一个贩夫走卒也就罢了,没有能力管你们这些高来高去的神仙。但是很不辛地告诉你们,我不是贩夫走卒,而是刚好能收拾你们的人。” “你……”伊尹大怒,转身说道:“各位道友,此人状若癫狂,居然为那些蝼蚁出头,还须速速联手,不然今天怕是难逃。九阴周天星斗阵,蜀山门下布阵。” 周成不由大笑道:“你以为那三百六十五个天尸还是你的?你以为我是今天偶尔路过才遇到你们地?你以为我会让那三百六十五个天尸留给你为虎作伥?今天就让我教教你,什么是周天星斗阵。” 他倒是没有吹牛,此阵当年他多次看过,作为圣人的存在,对阵法他本来就大体都懂,只要有相应地法宝,他也能布出来。何况女娲和他关系极好,早将这妖族第一阵的精妙尽数告诉了周成。 周成本来也找不到东西来布阵,上次夜探鹰嘴岩,刚好遇到了这些个棺材,知道他们是要炼制天尸,也就早已做下了手脚,给这些天尸留下来一份元神烙印作为礼物。当时他也不知道自己能遇到化血神刀,对付这些人的计划里,这三百六十五个九阴天尸倒是占了绝大部分安排。 “你说什么?”伊尹觉得似乎自己有些听不懂,这九阴天尸乃是自己命白起用秘法在两千多年的时间凑齐的,个个都是阴年阴月阴日所生,怎么可能被他做了手脚?

  “白起,你莫非背叛了我?”伊尹怒道。 “老师,弟子不敢,绝无此事。我也不知此人为何有此一说。”白起诚惶诚恐地跪下道,他自问两千多年来,培养九阴天尸的每个细节都没出过问题啊。 周成笑了笑道:“好叫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地周天星斗阵,即便威力不如原版。也绝对不是你这假货可比。”这个九阴周天星斗阵,不过是取巧之阵而已,比起真正的周天星斗阵,那是千差万别。 “大师速速出手!”清溪道长也是个人物,知道此人今天不会和自己这些人善了,便率先动手。祭起他自信无比地青城剑,攻了过去。 “九阴天尸布阵,布阵!哼!”伊尹见天尸果然不再听自己,便横下一条心,指挥蜀山门下向周成攻去。 度厄大师也只好再次施展天龙极乐降魔阵,跟着上。 “九阴天尸,听我号令。布阵,周天星斗阵!”周成一声令下,只见三百六十五个天尸尽皆双眼豁然睁开,望向天上。 “喝!”九阴天尸居然尽皆张开嘴。发出一声怪叫,随后只见天上一阵风云骤变。随即一道比水桶还粗大的凝成实质的星辰之力轰然降下,然后分成三百六十五道,射入每个天尸双眼。 “阵成!” “喝!”又是一声吼,随后只见三百六十五个天尸站位之处闪起一阵星光,便好像化作了一个偌大的星球一般,伊尹。白起,清溪道长,度厄大师等人带头便跌进了这平地起星辰的星辰长河中。 “伊尹,你见多识广,快想想办法啊。啊……”度厄大师正要开口和跌落四周的众人商议对策,却见这将自己等人困起来地周天星斗阵那漫天的星辰之光中,忽然飞出来一个偌大无比地星球,瞬间便砸向了自己。 “救命!”众人尽皆发出一声惨叫,这里即便最有见识的度厄大师和伊尹也不过是地仙界一个二流人物,别说去抵挡这威力虽低却属正宗地周天星斗阵。就是吓也被吓住了。 伊尹也号称蜀山剑派祖师,不过他当年靠老子传道。虽然修为在短时间提升,但是比起那些大神来,他还不是弱到了极致。周天星斗阵啊,他也是无福消受。 “你,你为什么就一定要置我们于死地?我们,我们不要龙脉了,再也不要了。”伊尹惊悸地大声喊道,此时什么面子,什么任务都让它们去见鬼去吧,保命才是王道。 “对对对,我们不要了,我们也不要了。我们发誓再也不踏进这鹰嘴岩地区半步。”度厄大师和清溪道长不停地表示着,至于那些手下,早已经被那呼啸而来的星辰给吓晕了。 其实,度厄大师和伊尹都清楚,这人应该是和地仙界有莫大关联,不是自己两人能惹得起的。说不得人家在地仙界时候的实力,估计能一手捏死自己。 是啊,这些人的害怕,甚至是恐惧都是有道理的。周成手里地化血神刀,周成能一直在暗中算计自己等人,周成能摆出来周天星斗阵,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别人不是自己能惹得起地。 当然,伊尹也知道,估计三教要自己找的人,就是这位高人了。他暗恨,当年那什么狗屁九转金丹的诱惑,真是害死自 “高人啊,手下留情啊。我愿意叛出三教,投奔高人。我,我知道很多三教秘密啊。”伊尹还是临死不忘多烧纸,期盼奇迹啊。 “我们也是啊。”这下好,这些自诩为派,连蝼蚁都赶不上。 星辰忽然停了下来,并瞬间化为虚无,随后空中便显出了周成的身形。 “唉。人啊,还不都这样。“周成叹息道,怜悯地看着下面那些人,不由感慨道:“你们看看你们这副落寞地猪狗样子,你们还有什么权利去藐视凡人?你们有什么权利看不起凡人?你们这猪狗不如的样子,怕是任何一个凡人也比你们强多了吧?至少人家不会摇尾乞怜。” “是是是,仙长饶命啊,我们,我们知错了。”几人以为黑夜已经过去,黎明来了,急忙说道。他们毕竟只是神话中底层的修仙者,没有什么惊天的实力,自然信心也就不强。向强者低头,才是他们的根本做人原则。 “可惜,晚了!”周成摇摇头。就像看死人一般看着这几个人,不由叹息道:“何止你们?曾经有无数人向我求饶。有比你厉害万倍的敌人向我低头求饶,有地甚至下跪求饶。但是,我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该死的人。” “你,你……” 周成知道,眼前几人,在这一刻。真地成为了蝼蚁般的存在,多说无益,直接捏死才是正道:“我会给你们留三魂七魄轮回转世,只能做人还是做草木畜生,全看你们机缘了。” 说完,周成提起化血神刀,就是一斩。化血神刀果然是威力暴强地魔器,顿时划破虚空,一刀将这些视凡人如蝼蚁,将这些觊觎龙脉的人。将这些意欲对自己不轨并想在地球站稳脚地人,全部砍死。送去了地府…… “下辈子转世,多长点肉在脑袋里。”周成轻轻一吹化血神刀,抬手撤了周天星斗阵,叹息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处理完了这些垃圾,周成顿时回到了原来地空地上。周天星斗阵中,时间和外面不过是一瞬之间,这些人根本别想逃走。 “你们,都过来。” 周成勾了勾手指,对邙山鬼王和燕赤霞一群人说道。 “见过仙长。”众人毕恭毕敬地说道,他们亲眼见到瞬间前周成和那些所谓的高手同时消失,谁想到一瞬间就只有周成一个人回来了,连那三百六十五个天尸,都没了踪影。很明显,那些人不是跑掉了。而是被杀了。 周成点点头,就那样站在那里。看着这几个人跪在那里,胆战心惊的样子。周成倒不是摆架子吓他们,只是知道,这样一来,他们能心安一些,也就由得他们愿意了。 “邙山鬼王!”周成威严的声音,让邙山鬼王不由一惊,心想不是要拿我开刀了吧。身子抖若筛糠一般,跪下。他和燕赤霞这些人不一样,他自认为自己是鬼王,说不定会被这些仙长所歧视,那样他就是再怎么说自己没有伤害过人,也是无用了。 “小,小的一直都是隐居在邙山修行,虽然,虽然有时候爱说大话吓人,但,但从未伤人。更不敢觊龙脉啊。仙长明察!”说着,说着,腿也没力了,站起来一半,就又跌跪下去。 “你别怕。我自然有办法知道你没有伤害过人。你也不用等这九天阴煞之气了,它与你无缘。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的去处。”周成说无缘,那就是无缘了,虽然霸道,他却有自己的道理。 “仙长说无缘,便无缘吧。还望仙长告知小鬼去处。” “你拿此信物去地府找阎王,就说我叫你带着那四十万已经几乎个个有修炼根基的军魂去投奔地府。地府有你想要的东西。”周成唰的一下拿出一块玉符,刻下神识,递给了他。他说地东西,自然是他交给土地转带回地府的三卷鬼录。此人也是一个鬼将地福气。 “多谢仙长。”虽然有些忐忑,不知道前途如何,但看着周成扔出一道符,面前出现了一个专门为鬼卒同行的通道,他知道,这次是不去也得去了。 “去吧。”周成送走了这个潜力很大的鬼王,也就只有这个聂小倩了。 “你等一等,九天阴煞之气还须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果然天狗吞月之势大成,太阴之力如九天银河之水一般,凝如实质地倒泄而下。 周成掐动了自己预先设好的阵势,太阴之力被周成分了一半到鹰嘴岩阴面,另外一半却被他用须弥戒子之术,装在了一个玉瓶里面,留作日后之用。当然,太阴之力被收,龙脉也就没有爆发出来了。 接下来,周成顺手收了天相显现的九天阴煞之气和九天天罡阳气,将九天阴煞之气分了一些给聂小倩,便打发他们走了。 “这下清净了,收拾完这几个小杂毛,就带学生们回去了。”周成不禁叹道,时间过得好快。 说完,周成便抽出化血神刀,朝着鹰嘴岩地下就是虚空一刀,化血神刀划破虚空砍入了地下,半响,传来一声惨叫声。 “百岳神君。这次废你一半道行,下次还敢觊觎此处龙脉,蜀山之流,便是你的榜样。不过,你人可以走,还是得给我留点东西,不然,我不是亏本了!!”周成威胁到,他倒是不想杀这个偷偷摸摸地小穿山甲,教训一下,放了就是了。 “多谢仙长大恩,小的绝对不敢了。”一阵微弱的声音从地底传来,穿山甲小妖百岳神君被一刀砍掉了一半道行,却也吓得不敢不交出一个东西免罪。 随即,只见鹰嘴岩前空地上的泥土地面一阵翻滚,一个角露了出来。周成手一招,便将那角拿在了手里。 “不错,此宝当能让凡人也能在地下行走,小赚一把!”

http://zdbubk.com/baiqi/2344.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8-01??【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